您当前的位置 : 首页 > 新观察 正文
网店店主办慈善义卖遭哄抢 称糟蹋爱心有些受伤
http://gc.cnst.tv 更新时间:2013-01-09 08:42 来源:新华报业网 点击:

原标题 [一场义卖五味杂陈 店主直言很“受伤”]

阅读提示

蹲在店里,看着空荡荡的货架,27岁的“戚小猫儿”叹了口气,她说,自己想过人头涌动的开场,却没想到令人失望的现场。

1月8日,作为一个母婴店店主,她拿出5万多元衣物进行义卖,为的是帮助一个妈妈,这个妈妈的双胞胎宝贝女儿都是脑瘫,其中一个要到北京做手术,否则就将错过时机。令她没想到的是,当天上午一开门,这些衣服近乎遭“哄抢”,一些顾客抱着一堆衣服,在捐款箱中投下10元、20元,还有的只投下几个1元硬币……

【事件】

援助脑瘫双胞胎

网店店主发起1元起义卖

“她有两个漂亮的双胞胎女儿,可不幸的是,两个都是脑瘫,现在大宝情况急剧恶化,需紧急到北京手术,面对高昂的治疗费用,恳请大家一起伸出援助之手!1月8日,我店中衣服、鞋子1元起义卖,您随便拿钱随便给,救救孩子吧!”1月5日上午10时47分,网友“戚小猫儿”发出的一条微博,迅即被许多人转发、评论。

大河报记者了解到,“戚小猫儿”是一个淘宝店主,她在郑州市金水区紫荆山路的一写字楼里,还有一家小小的实体店。“戚小猫儿”想帮助的“她”,是她的顾客,名叫曹梦。2012年9月6日,曹梦早产生下一对双胞胎女儿大宝和小宝,但幸福只是路过,没多久,两个宝贝都被确诊为脑瘫,悲痛之中的曹梦一夜之间没了奶水。

为给女儿买奶粉,曹梦在网上找到了“戚小猫儿”的店,“戚小猫儿”的宝宝不到两岁,很快,两个妈妈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。“大宝又被查到脑中有两个囊肿,要赶紧到北京手术,需要20万元,我该怎么办……”2013年1月3日晚上,“戚小猫儿”接到曹梦的电话,这位一直表现得乐观又坚强的80后妈妈,第一次在电话那头泣不成声。

“我来为你和孩子做些事情吧。”“戚小猫儿”与同伴“孙小兔儿”商量了一下,一个1元起义卖、为大小宝募捐的活动诞生了,善于微博营销的她们,果断发微博求助。

【求证】

义卖商品是不是滞销货?

“戚小猫儿”“义卖救娃”的微博发出没多久,转发和评论就已过百,许多人表示,“要帮!”但也有人问:“义卖到底啥形式?”“就是衣服随便拿,钱随便给!”“戚小猫儿”斩钉截铁。可还是有人问:“会不会是店家炒作?义卖的衣物会不会是滞销货,压根不值钱?”

带着疑问,1月7日下午,大河报记者来到“戚小猫儿”的店中,四排衣架摆在当中,上面挂满了哈衣(又称连身衣、连体衣、爬服编者注。)和套装,两边的货架上,T恤和外套叠得整整齐齐。记者对比她的网店发现,售价79元的红格子棉夹克挂在货架上,而售价百元左右的“小蓝羊”童鞋也摆了上下四排,有皮靴、棉鞋共十来种款式。“店里一共有60双鞋,我全拿出来义卖。”此时的“戚小猫儿”显得信心满满,“微博上好多人要来捐款,朋友、顾客电话打个不停,我没想到大家热情这么高,太激动了,期待明天的义卖。”她与“孙小兔儿”相视一笑。

“你预计会有多少人来参加?”记者问,“我准备了200朵康乃馨作答谢礼!”“戚小猫儿”说,义卖的货成本5万多元。“如果有人拿了许多衣服,但只给1元钱,怎么办?”“不会有这样的人吧?”她停顿了一下,“那也卖!随时卖光,随时补货。”当天晚上,“戚小猫儿”请来几名老顾客作见证,在捐款箱的封条上签名。捐款箱是一家广告公司看见微博后免费定做的,只能往里塞钱,要想往外拿,就得毁掉箱子。三位顾客认真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。

【感动】

他们只为捐款而来

昨天上午,原本定在10点开始的义卖,因提前到来的人太多,早开始了二十分钟。这让“戚小猫儿”、“孙小兔儿”以及特意来帮忙的爱心妈妈赵靓,精神为之一振,到这个时候,她们还认为,“义卖会很成功。”

曹梦也来到店中,她站在捐款箱旁,有人往里塞钱,她就九十度鞠躬,“替孩子、替全家、替我自己,谢谢您!”她不停地向爱心人士道谢。

爱心妈妈“Candy香香饼干”往捐款箱里塞了1000块钱,她没有带走一件衣服,“义卖是形式,捐款是重点,我自己也是妈妈,今天就是来献爱心的!”免费做捐款箱的广告公司负责人塞了1801元,“寓意义卖有个好结果。”他笑笑走了。一位挺着肚子的孕妇走进来,选了两件哈衣之后,塞了200元钱。记者问她的名字,她摆摆手,“这件衣服平常就得卖59元,微薄心意,不值一提。”

“戚小猫儿”被感动得眼圈红红,她指着康乃馨,“这是花店赞助的。”又指着一个货架上的牛仔裤和睡衣,“朋友们得知义卖后,踊跃支持。”一家胡辣汤店提前送去了午餐。

【意外】

带走一摞衣服

只给几元钱甚至直接闪人

随着拥入店中的人越来越多,“戚小猫儿”等人发现,情况有点不对了

上午11点多,一个手拎橘色购物袋的50多岁大妈,与同伴一个长发大妈走进店里,她们一件一件地拎起货架上的衣服,连号码都不看,直接塞进袋子,走到鞋架旁,短发大妈掂起两三双鞋,“这鞋恁大,你娃儿穿不了吧?”长发大妈问,“管他呢,不拿白不拿。”两个人拎着鼓鼓囊囊的购物袋走到了捐款箱前,拿出20元钱塞了进去。

中午12点左右,一个身着黑羽绒服的披肩发大妈走了进来,看到衣服,就往自己的胳膊上搭,一件摞一件,直到她不得不低着头抵着,走到门口,大妈径直走出。“阿姨,我们这是义卖,为这位妈妈的宝宝捐款做手术!”赵靓忍不住提醒。大妈从兜里摸出几张一元钱塞进捐款箱。

一个多小时后,这个穿黑羽绒服大妈又走了进来,这次她还带着一个大肚子孕妇。孕妇翻看着衣架上的货,大妈在旁指点,孕妇一件接一件往胳膊上搭。见到睡衣,孕妇比划了一下,又搭了上去。记者看到她们挑的货,有多件79元的棉套装、有199元的连体棉哈衣、有N件秋衣……“阿姨,您今天是来献爱心的吗?”记者问,大妈没吭声。“您挑的这些货,平常可能要卖五六百元钱,您今天打算捐多少钱?”“我还没挑完呢!”大妈说。她身旁的孕妇看了记者一眼,将睡衣放了回去。两人捧着衣服走到捐款箱前,这次大妈终于拿出一百元钱塞了进去。

下午3点,记者再次来到义卖店铺。店中有四五个人正在货架上翻看。“戚小猫儿”们脸上没了笑容,她们站在一旁,手足无措,连连叹气。

“你说,如果有人拿了可多衣服只给几十块钱,怎么办?”“戚小猫儿”拉住记者问,此时,摆在店中间的3个货架早已空了。“跟我们想的真不一样,还有人不给钱直接就走了……”

“这是在糟蹋我们的爱心!”“孙小兔儿”气得直跺脚,她为记者回放了这期间的店内监控录像,记者看到,下午1时左右,店里人头攒动,许多人都挑选了厚厚一摞衣服,可从录像中看,他们掏出的钱都不多,一元的、几元的,最多的为一百元。

“附近居民一传十、十传百,不少人推开门就问‘你家衣服1块钱’?”“戚小猫儿”说,很多人掏的都是“白菜价”,虽然不厌其烦地向他们解释,这是义卖为救孩子、为献爱心,可他们理直气壮地说:“20元也是献爱心,我就这么大的能力!”一阵哄抢之后,原本不参加义卖的店中玩具都被一抢而空。

记者看到,空荡荡的货架上,有两双号码不同的鞋,但都变成一顺了。

来店捐款的网友“酸辣屌丝”忍不住吐槽:“来参加义卖活动,人比想象中多,大多都是妈妈们,其间有感动也有气愤。有人跑来直接捐了就走,有人随便选几件自己孩子合用的捐个五百一千,但还有人拿一大包至少好几百的东西就塞了一百块,最让人寒心的是有人拿了东西直接闪人。请不要绑架爱心!”

【感叹】

有人糟蹋爱心,我“有些受伤了”

“真没想到会是这样……”一直垂手站在一旁的曹梦眼圈红了,她说这一天所见所闻,从感动到气愤到悲伤。“大家来帮助我们,不论钱多少,我们全家都会铭记在心。可令人失望的是,有些人今天来不是为伸出援手,他们的行为,更像是在占便宜。”

“早知如此,我们还不如清仓大甩卖,不做义卖,能为曹梦筹到更多的钱。”“孙小兔儿”擦着眼泪,她说自己又急又气又心疼,急的是大宝的手术费肯定筹不够了,气的是那些哄抢者“糟蹋爱心”,心疼的是这些货真的不止这个价。

问到以后还会不会做这样的献爱心活动,她俩想了一会。“还会吧,但肯定不是这种1元义卖的形式了!”“戚小猫儿”咬着嘴唇说,“有些受伤了。”

昨天晚上,“戚小猫儿”的朋友和老顾客们得知店里发生的一切,陆续赶到店里,捐出一千、两千……没有拿走一件衣服。“我们想救大宝,想让义卖有好的结果,我们不愿让‘爱心’失望,想让更多人知道:世间有真情。”结束工作,往店里赶的王绘粢和刘夏,她俩一人掏出一沓钱,塞进了红色捐款箱。本报三位在现场采访的记者,百感交集,捐出了900元。

“一场义卖,看尽百态,五味杂陈。”昨晚8时,“戚小猫儿”清点捐款,一共32532元,她郑重地交给了曹梦,接过钱,曹梦泣不成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