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 首页 > 消费维权 正文
企业压价竞标致福利缩水 广州环卫外包掀罢扫维权
http://gc.cnst.tv 更新时间:2013-01-28 11:36 来源: 点击:

1月24日,广州,没有一丝北方的冬意。层层叠叠的高楼大厦,给这座城市打上中国最繁华都市的标签。天河区一座不起眼的平房内,两对环卫工夫妇已经共同生活了多年,紧密、厚实的蚊帐将上下铺分割成了两个家。其中57岁的老李,一直惦念着还差几年凑够社保缴费年限。

“我们干了13年,还差两年。”

“两年后?我们会离开这里。”

一个月前,这间房间内的4名环卫工全部参加了所在区域的罢扫。紧接着,罢扫活动扩散至广州荔湾区、越秀区等地。“增加工资”“索要补偿金”“10元的年终红包”……在种种维权缘由背后,广州环卫公共服务市场化的是与非渐次呈现。

2001年,广州出台“穗府函33号文”《广州市市容环境卫生管理体制改革方案》,是全国推行环卫服务市场化、社会化、专业化较早的城市,旨在提高环卫作业工作效率、优化财政资金的配置。然而近几年,老李他们已经习惯用停工罢扫来跟市场化里的公司、市场化后的政府部门“叫板”,这也牵出了市场化后政府职能和投入的多元话题。

广州环卫“外包”引发罢扫维权

企业争相压价竞标环卫工福利缩水业内认为公共服务不应视为“生意”

尽管在繁华都市广州已经工作生活了13年,57岁的环卫工老李却谈不上对这个城市有什么特别的感情。这个月,他夫妇俩和同一宿舍的另一对环卫工夫妇,刚刚参加了一次罢扫维权行动。在他的印象里,从2001年广州将环卫工作推向市场之后,不光薪水涨得比其他行业要慢,连年终的红包也一年年缩水,从百余元到现在象征性的十元;至于加班费、津贴,过年发的米、油,干脆就无缘了。最近几年,广州的环卫工大型罢扫行动几乎每一两年就会发生一次,小型的不计其数。业内人士认为,政府可以将公共服务外包,但并非要当生意做,企业压价竞标,最终伤害了环卫工,也伤害了公共服务。

环卫工罢扫垃圾围城

1月24日,记者在广州街头注意到,天河、荔湾、越秀等曾经发生环卫工停工的区域,已然全部复工,主要路段的环卫工会有16个小时的值守时间。

老李所在的工作区域位于天河区兴华街道办银河社区,这是一处旧村改造小区,社区内店铺林立,进出的主要路段需要环卫工时时清扫。去年12月中旬,属于兴华街道办的200多名环卫工举行了停工活动,不到两天时间,银河社区内垃圾成片。“你没见到,垃圾桶外面两三米都满是垃圾,脏得很。”附近一位店铺店主说道,由于天气较热,垃圾臭味熏得人都几乎作呕。

广州有媒体将此事件的导火索描述为“10元年终红包”,老李告诉记者这是一个误读,“主要原因是我们和物业公司的劳动合同就将终止,可一次性的补偿金迟迟没有给我们,这才引发了停工事件。10元的红包,是每年大年初一公司领导来慰问环卫工时给的,就是图个彩头,这是当地风俗。”“我们根本就没有年终奖。”老李说道。在停工两三天后,经由媒体曝光,物业公司方面表示将一次性给予每人2000元的补偿,此后鉴于其他地区环卫停工事件愈演愈烈,兴华街道办后将他们“接手”过来。

去年12月26日,属于天河区市容环卫局的几十名环卫工打出了“还我们血汗钱”的横幅,要求提高工资、返还加班费。

在荔湾北路负责保洁工作的张志斌,则是在1月10日前后与工友参与了停工运动,据本报记者了解,此时在环卫工中间一封关于提高工资的诉求信正广为流传,接着1月20日越秀区的300多名环卫工在广州市政府门前的人民公园门前罢扫。“几天不扫,他们就知道我们的重要了。”这是老李的意见。

微博中,广州多地垃圾成堆的照片被反复转发,不过令人想不到的是,微博用户和当地居民对于环卫工的举动多抱以同情和支持,要求提高环卫工待遇的意见占了绝大多数。

这些环卫工对于工资的现状并不满意

听听环卫工的“薪声”

13年前,老李跟妻子一起来到广州干起了环卫工,那时劳务合同还是跟环卫所签订。

“那时感觉待遇比现在好,一个月是480块钱,每年环卫所还会管上一顿聚餐,过年能发点米、油。”

2002年广州实行的环卫市场化、社会化、专业化改革开始逐步推行,广州市环卫行业协会秘书长赵东平介绍说,“像道路保洁、生活废弃物清运、环卫公共设施等环卫作业,政府设定标段进行对外招标,允许社会企业参与投标竞争。”

五年前老李转而跟一家物业公司签约,工资随着广州市逐渐调高最低工资标准逐渐上涨,如今拿的基本工资是1300元,与广州市2012年的最低工资标准持平。而2011年广州在岗职工月平均工资为4789元。“加上加班费、津贴,扣除社保和医保,一个月拿到手的是1600块钱。只是跟公司签约后,各种福利取消了,过年也不再分米、油,一年的那顿聚餐也没了。”

已经做了8年环卫工的张志斌还记得,当时与环卫所签约时干够一年,过年就会发120元的一个红包。随着环卫市场化,张志斌与物业公司签约,120元的过年红包变成了20元,后来变成了现在的10元。“如今过年就给个10元的红包啊。”张志斌在一旁苦笑。

他的妻子也在广州干保洁,两人一月工资3000元,固定的支出是房租850元,菜、米、面等生活成本1000元。“别的什么也不敢买,要不辛苦一年什么都剩不下。猪肉、牛肉(价格)天天涨,就是工资不大涨,都得掰着钱过日子。”

广州大学广州发展研究院的一项千名环卫工的调查报告显示,环卫工月收入在1500元至1700元之间的占48%,月收入在1700元至1900元之间的占28.9%。

而他们的工作特点则需要早上4点多起床,一直干到上午10点,中午有3个小时休息,下午一直干到4点。晚班的环卫工则要干到晚上9点半。

张志斌常年拿扫把头的左手,指头肚上有着一道道磨出来的口子和硬茧。

环卫工老李夫妇跟另外一对环卫工夫妇住在一起

“外包”引发连锁反应

记者调查发现,在2012年上半年广州市就发生了6起环卫工停工罢扫维权事件,有索要加班费、补偿金的,有因为工人马路被刺身亡的,甚至还有因住房公积金媒体正面报道引发的。

据悉,目前广州38000余人的环卫队伍中,有65%的队伍是通过社会化的保洁公司招标进行运作。记者发现,在这一连串罢扫活动中,参与的环卫工主要从属于广州市保洁企业。

当地有人士形容为“环卫工越来越敏感。”但多位环卫工向记者表示,他们的维权行动只是因为遭到了歧视性的工资标准,渴望提高一点福利待遇。

张志斌注意到,8年前自己来到工区时,三个环卫所有600多名环卫工,如今工作范围没变物业公司已然只有300多名环卫工。最近几年下来,自己所在的公司由180多人减少到了110余人。“这段来回800米的路,以前是4个人干,如今只有2个人。”张志斌说道。

2001年,广州出台“穗府函33号文”《广州市市容环境卫生管理体制改革方案》,是全国推行环卫服务市场化、社会化、专业化较早的城市。

广州市环卫行业协会曾向广州市总工会作过专题报告,协会认为环卫工作市场化后,由于承包管理为公司中标制,必然是价低者得,每个企业都尽力压低自己的劳动成本以增强竞争力。“比如这个路段的招标财政预算,是按照核定的环卫工数量来计算,倘若核定50人的数量,预算金额基本就是广州市最低工资标准额乘以50个人。企业中标后,要考虑工具的损耗、税费的缴纳、自己的盈利空间,肯定会减少实际的用人数量,从50人减少到40人,这样就能从那10个人的名额中攫取利润。同时减少福利发放,尽可能控制成本的支出,这样必然影响环卫工人的实际利益,造成环卫工人工资水平过低。”

去年4月份,环卫行业协会针对保洁企业举办了连续10场的座谈会,100多家企业参加,记者从会场的情况记录上注意到,各企业负责人也是“牢骚满腹”。

这些负责人意见主要归结在:“企业负担过重,服务价格偏低,在税费方面政府没有考虑行业的公益性质;过多过滥的各类检查令企业不胜其扰,严重干扰了企业正常的经营活动;环卫工社会地位低、劳动收入低、生活条件差,使得就业意愿低,将面临后继无人的状况。”(记者孙珂)
 

来源: 山东商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