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 首页 > 服务三农 正文
禽流感时期来了600只鸡 老宿舍百余居民如临大敌
http://gc.cnst.tv 更新时间:2013-04-26 15:43 来源:中国网新闻中心 点击:


  昨天中午,金华读者金女士爆料:罗店镇一个小区,一夜之间出现几千只鸡,眼下正是H7N9敏感期,里面的住户都吓坏了。
  金女士说的小区就在双龙景区管委会边上,是尖峰山水泥厂的老宿舍。这里的房子有些陈旧,但面积很大,因为我们赶到时正是吃饭时间,走了半圈都没看到人影,不过,也没出现想象中群鸡乱飞的景象。
  家门口吃饭的大妈
  打电话告诉女儿
  实在不行就去她那里住
  坐家门口吃饭的一个大妈,听说我们是来找鸡的,马上放下碗筷,匆匆进屋换了件衣服,说带我们去。她说,早上一听说小区里来了一大群鸡,心里像长了个疙瘩,一上午邻居们都在议论这个事,大家都怕鸡怕得要命,他们怎么可以这么缺德,把鸡养到这儿来了。
  大妈说,尖峰山水泥厂很出名的,这个小区以前很热闹,后来,水泥厂搬走了,很多人搬了出去,现在只有厂里的一些老职工住,差不多还住着百来号人。因为靠近双龙风景区,这一带空气不错,有些老职工留恋这个地方,不愿搬出去,还住着百来个人。
  昨天,大妈打电话告诉女儿,女儿说晚上过来看看,如果实在不行,就把她接过去住。
  大妈住的地方和养鸡的地方,是小区的两头,走三四分钟就到了。她用手往那边一指说,鸡都在里面了。说完,就调头回去了。
  眼前是两栋三层楼房,没有人住,周边长了很多杂草,通向房子的路中,隔着铁丝网。
  老职工阮大伯
  早上起来到处是鸡
  都去派出所报案了
  我们扒开铁丝网走进去,看到四五只鸡,来到房子后面,发现有很多鸡,地上有玉米粒,房子后面还有果树。这些鸡倒是自在,吃饱了就躲进树荫里,有些还沿着楼梯往楼上爬,走廊上有一块广告牌,上面写着“湘西土匪鸡”。
  就在这个时候,周边不少大叔大妈慢慢聚过来,大家你一句我一句,都在指责这个做法,不过,最了解情况的人是阮大伯,他住的地方离铁丝网也就十来米,他也是水泥厂的老职工。
  阮大伯说:
  我和老伴、女儿住在这里,这些鸡离我最近,我是最担心的。
  前晚八九点,听到有车子开进来的声音,也有鸡的声音,当时不是很在意,也没起来看。可昨天早上起床一看,路上怎么这么多鸡在跑,还看到养鸡的人开车进来运饲料。
  我问他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他说他也没办法,没地方养了才养到这里来,还说他的鸡是从隔壁麻车村运来的,那里不好养了,只好运到这里来养。
  我就说,不管怎么样,先把鸡关起来,不能到处乱跑,现在正是禽流感时期,万一大家被传染了,你责任也很大的。后来,这个老板用铁丝网把路封住,鸡就跑不出来,躲到房子后面去了。
  我也和这个老板商量了,说住这里的人,大多数是年纪大的人,抵抗力不好的,万一这鸡有禽流感,我们抵抗不住的,如果平时,搬进来我们也不会这么反对,但现在毕竟是非常时期。
  可是这个老板说他也是没办法,为了这个事,我还去派出所报案了,可民警也为难,这个老板没偷没抢,没办法立案啊。
  养鸡的邵老板
  不敢把鸡再往小区送了
  怕被下药
  昨天下午,我们找到这批鸡原来住的地方――尖峰桃园土匪鸡养殖场,这里也有块广告牌,按照上面留的电话打过去,联系上养鸡的邵老板。
  邵老板说:
  这个事情,我实在没办法,镇里现在在搞“三改一拆”(浙江省政府决定,自2013年至2015年在全省深入开展旧住宅区、旧厂区、城中村改造和拆除违法建筑三年行动),说明天要来拆我的养鸡场,政府要做事,我当然是配合的,可我这批鸡怎么办啊?
  我的鸡场有2000多只鸡,昨天晚上运过去600多只,大头还没运过去呢。我也是实在没办法,如果是以前,我就把这批鸡卖掉,可现在是禽流感,没有人敢要啊,就算10元钱一只,都没人要,如果都拿去埋掉,我亏不起啊。
  我养了十几年的鸡了,从来没碰到这么头大的事,我以前养鸡的地方,有人要盖房子,去年7月搬到这里,现在又碰到拆迁,千辛万苦找到水泥厂的老宿舍么,又碰到这么多人反对。
  如果可以的话,我希望晚点来拆我的鸡场,让我找到合适的地方安顿这批土匪鸡再来拆。
  昨晚,再次联系邵老板,他说,剩下的鸡也没敢运去那个老小区了,有人说要是他再运过去,要给他的鸡下药了。
  邵老板说话时带着哭腔,他说他正在漫山遍野地找鸡,因为明天鸡场就要拆掉了,先把鸡集中起来,下一步该怎么办,还真不知道。
  罗店镇陈副镇长
  拆肯定要拆
  再想想其他办法
  昨天下午,记者找到罗店镇镇政府,负责“三改一拆”工作的是一个姓陈的副镇长。
  陈副镇长说,这个问题确实很头痛,邵师傅的鸡场26日是肯定要拆的,他自己搞违章建筑,造成的损失应该由他自己承担,但从人性化执法的角度来说,看到邵老板现在的困境,大家又很同情。
  老小区的住户怎么办呢?陈副镇长说,这好像也挺麻烦的,如果在市区,这种事情归城管管,但这毕竟在乡下,找城管好像也不合适。
  最后,陈副镇长说,这个事情,她会和其他干部再沟通一下,最好是找一个合适的地方,先把邵老板的鸡给安顿下来。